某市政工程有限公司、某工程局有限公司第六工程分公司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

管理员
管理员
管理员
57
文章
0
评论
2021.3.2022:06:34 评论 3 次

宜昌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9)鄂05民终     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

某市政工程有限公司,住所地武汉市新洲区阳逻街                       。统一社会信用代码                        。

法定代表人:    ,该公司董事长。

委托诉讼代理人:石光恒,特别授权代理。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

某工程局有限公司第六工程分公司,住所地武汉市江岸区。统一社会信用代码                                   。

代表人:     ,该公司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    ,宜昌市某法律服务所法律服务工作者。特别授权代理。

上诉人某市政工程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某市政工程公司)因与被上诉人某工程局有限公司第六工程分公司(以下简称某工程局第六分公司)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一案,不服湖北省宜昌市西陵区人民法院(2019)鄂0502民初     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9年6月19日立案后,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了审理。上诉人某市政工程公司法定代表人      及委托诉讼代理人石光恒,被上诉人某工程局第六分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       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某市政工程公司上诉请求:1.依法撤销一审判决,改判被上诉人支付工程款895544.548元及银行同期利息,截止至上诉之日,利息:895544.548×4.85%/360×232=27990.7242元,共计923535.29元;2.本案一、二审诉讼费用由被上诉人承担。事实与理由:第一,2017年10月1日,某市政工程公司与某工程局第六分公司签订《宜昌    项目(      污水处理厂二期工程土建工程)高压旋喷桩试桩施工合同》,该项目工程位于湖北省××西陵区,该合同末尾盖某工程局第六分公司的印章,钱某作为某工程局第六分公司代表人签字。由此可见,钱某的签字行为代表某工程局第六分公司。故,钱某在《汇总表》《某市政便道及边坡防护工程量》《某市政生活区临建》上的签字行为代表的是某工程局第六分公司。第二,在施工主体方面。庭审中已查明:某工程局第六分公司系涉案项目的承包人,某市政工程公司在某工程局第六分公司处承包的工程,而某工程局有限公司在某项目中并无工程,因此某工程局第六分公司只能是涉案工程的实际履行合同相对人。第三,关于自认、在庭审中,某工程局第六分公司认可结算单上的签章是代表某工程局第六分公司,只是认为所涉案工程是给非某工程局第六分公司和某工程局有限公司干的。因此,某工程局第六分公司的主体地位一审已经查明,属于适格的被告。第四,某市政工程公司与某工程局第六分公司在合同履行过程中,某市政工程公司的工程款系由某工程局第六分公司支付的,工程款支付的税票也是以某工程局第六分公司的名义开具的。这充分证明了,某工程局第六分公司是涉案工程的实际履行的合同相对人。第五,某工程局第六分公司与某工程局有限公司之间是分公司与总公司的关系,分公司的责任由总公司承担,因此分公司以总公司名义成立“某工程局有限公司宜昌市      综合整治工程项目经理部”,实际施工由某工程局第六分公司完成;且该项目经理部所有成员均是某工程局第六分公司的人员,整个项目实际由某工程局第六分公司完成。综上,项目经理部系以总公司名义发函成立,钱某也系以总公司名义任命,但钱某是某工程局第六分公司的代表人,此项目也是由某工程局第六分公司完成;故,某市政工程公司认为盖章行为不仅代表总公司,也能代表分公司,总公司发函成立分公司的项目部是很正常的现象。据此,请求二审法院查清事实,撤销原判,支持某市政工程公司的上诉请求。

某工程局第六分公司辩称: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判决合法合情合理。请求二审法院驳回某市政工程公司的所有请求,维持原判。

某公司向一审法院起诉请求:1.判令被告某工程局第六分公司支付工程款895544.54元,并以895544.54元为基数,从2018年10月1日起至实际清偿之日止,按照中国人民银行同期贷款利率的标准支付利息;2.本案诉讼费由被告中交第二航务工程局第六分公司承担。

一审法院认定事实:

某工程局有限公司设立某有限公司宜昌市     综合整治工程项目经理部以完成该公司承建的宜昌市      综合整治工程项目,项目经理为钱某。某市政工程有限公司在宜昌市      综合整治工程项目中完成了便道及边坡防护、生活区临建工程,某工程局有限公司宜昌市      综合整治工程项目经理部的项目经理钱某在《汇总表》《某市政便道及边坡防护工程量》《某市政生活区临建》上签名并加盖某工程局有限公司宜昌市    综合整治工程项目经理部印章,确认工程量及工程总造价895544.54元(不含税),载明“与某市政签补充协议,快速完善流程,保证下个月底前付清2018.8.16”。此后,双方未签订补充协议,某工程局有限公司宜昌市    综合整治工程项目经理部亦未付款。

一审法院另查明,某工程局第六分公司曾因宜昌市     综合整治工程项目中的部分工程与某市政工程公司签订过工程施工合同,所签订的合同与本案所涉工程无关联。

一审法院认为,当事人对于自己的主张应提供证据予以证实。某市政工程公司为证实自己的主张,向法庭提交了《汇总表》《某市政便道及边坡防护工程量》《某市政生活区临建》,上述证据均有

某工程局有限公司宜昌市    综合整治工程项目经理部的印章和项目经理签字。某工程局有限公司宜昌市     综合整治工程项目经理部是某工程局有限公司的内设机构,其民事责任应由某工程局有限公司承担。某工程局有限公司与某工程局第六分公司不是同一民事主体。因某市政工程公司未提交证据证实其与某工程局第六分公司就涉案工程存在书面或事实上的合同关系,应承担不利的法律后果,故其诉讼请求缺乏事实依据,不予支持。一审法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之规定,判决:驳回原告某市政工程有限公司的全部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减半收取6573元,由原告某市政工程有限公司负担。

本院二审期间,当事人围绕上诉请求依法提交了证据。本院组织当事人进行了证据交换和质证,并已在卷佐证。

二审经审理查明,原审查明的事实属实,本院予以确认。

另查明,1.某工程局第六分公司是某工程局有限公司下属分公司。

某工程局有限公司通过分包取得宜昌市    综合整治工程土建项目承建资格后,将该分包项目交由某工程局第六分公司实际组织施工,并任命钱某为项目经理。2.某工程局第六分公司二审中提交的《接处警工作登记表》记载“处警经过及结果”显示,2018年8月16日1时许,钱某在渭河路某项目部与某市政工程公司王某因接(结)工程款发生矛盾,双方自行协商解决。

本院认为,本案的争议焦点为某工程局第六分公司是否应当对某市政工程公司主张的工程款承担给付责任。某市政工程公司称其在本案中主张的工程款是其在履行与某工程局第六分公司签订的施工合同过程中新增加的工程量,并提交了有某工程局第六分公司项目经理钱某签字确认的《汇总表》《某市政便道及边坡防护工程量》《某市政生活区临建》等证据予以证实。某工程局第六分公司诉讼中称钱某是在受胁迫的情况下在上述材料上签的字,并向本院提交了宜昌市公安局西陵区分局窑湾派出所出具的《接处警工作登记表》,以证实钱某受胁迫的事实。本院认为,首先,钱某系某工程局第六分公司负责施工的案涉工程的项目经理,其在上述材料上签字的行为属代表某工程局第六分公司的职务行为;其次,从某工程局第六分公司提交的《接处警工作登记表》所记载的内容看,不能认定钱某是在被胁迫的情况下违背其真实意愿在《汇总表》《某市政便道及边坡防护工程量》《某市政生活区临建》上签字。其三,即使钱某在上述材料上签字的行为存在被胁迫的情形,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总则》第一百五十条关于“一方或者第三人以胁迫手段,使对方在违背真实意思的情况下实施的民事法律行为,受胁迫方有权请求人民法院或者仲裁机构予以撤销。”的规定,某工程局第六分公司亦应依法行使撤销权,本案中,某工程局第六分公司并未提交这方面的证据。因此,根据现有证据,某市政工程公司向某工程局第六分公司主张案涉工程款的请求应当予以支持,一审判决驳回某市政工程公司的诉讼请求不当,本院依法予以纠正。

另外,关于某市政工程公司主张的利息损失的计算问题。2018年8月16日,钱某在《汇总表》《某市政便道及边坡防护工程量》《某市政生活区临建》上签字并承诺“保证下个月底前付清”,但双方未对欠付工程款的利息标准进行约定。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第十七条关于“当事人对欠付工程价款利息计付标准有约定的,按照约定处理;没有约定的,按照中国人民银行发布的同期同类贷款利率计息。”的规定,某工程局第六分公司应从2018年10月1日起以欠付工程款为基数,按照中国人民银行同期同类贷款利率计息。

综上,

某市政工程有限公司的上诉请求成立,本院依法予以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一百零七条、第一百零九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第十七条、第十八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总则》第一百五十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二项规定,判决如下:

一、撤销宜昌市西陵区人民法院(2019)鄂0502民初     号民事判决;

二、某工程局有限公司第六工程分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向某市政工程有限公司支付工程款895544.54元,并以895544.54元为基数,按照中国人民银行同期同类贷款利率支付自2018年10月1日起至实际付清之日止的利息。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一审案件受理费6573元,二审案件受理费13035元,均由被上诉人某工程局有限公司第六工程分公司负担。一、二审案件受理费某市政工程有限公司已预交,由某工程局有限公司第六工程分公司在履行上述给付义务时一并支付给某市政工程有限公司。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  唐某勇

审判员  赵某红

审判员  肖某月

二〇一九年八月十六日

书记员  张某

  • 石律师微信
  • 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石律师微信公众号
  • 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管理员
  • 本文由 发表于 2021.3.2022:06:34
  • 转载请务必保留本文链接:http://www.shilawyer.com/%e6%9f%90%e5%b8%82%e6%94%bf%e5%b7%a5%e7%a8%8b%e6%9c%89%e9%99%90%e5%85%ac%e5%8f%b8%e3%80%81%e6%9f%90%e5%b7%a5%e7%a8%8b%e5%b1%80%e6%9c%89%e9%99%90%e5%85%ac%e5%8f%b8%e7%ac%ac%e5%85%ad%e5%b7%a5%e7%a8%8b.html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