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某建筑安装工程有限公司与东港市某建筑材料有限公司买卖合同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管理员
管理员
管理员
57
文章
0
评论
2021.3.2022:04:19 评论 23 次

辽宁省丹东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7)辽06民终1080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湖北某建筑安装工程有限公司。住所地:湖北省武穴市栖贤路。

法定代表人:吴某某,该公司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刘某某,男,1957年4月27日出生,汉族,该公司职工,住湖北省武穴市塘下街。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东港市某建筑材料有限公司。住所地:辽宁省东港市长山镇。

法定代表人:姜某某,该公司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刘某,辽宁一腾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审被告:沈阳某建筑安装工程有限公司。住所地:辽宁省沈阳市沈河区奉天街。

法定代表人不明。

原审被告:安徽某钢构股份有限公司。住所地:安徽省巢湖市黄麓镇富煌工业园。

法定代表人:杨某某,该公司董事长。

原审被告:张某某,男,1967年8月27日出生,汉族,无职业,住湖北省团风县团风镇。

上诉人湖北某建筑安装工程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湖北某公司)因与被上诉人东港市某建筑材料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东港某公司)、原审被告沈阳某建筑安装工程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沈阳某公司)、安徽某钢构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沈阳某公司)、张某某买卖合同纠纷一案,不服东港市人民法院(2016)辽0681民初3066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上诉人湖北某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刘某某,被上诉人东港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姜某某及委托诉讼代理人刘某到庭参加诉讼。原审被告沈阳某公司、沈阳某公司、张某某经本院合法传唤,无正当理由拒不到庭,本院依法缺席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上诉人湖北某公司上诉请求:撤销一审判决,依法发回重审或改判驳回被上诉人要求上诉人给付货款的诉讼请求,一审、二审诉讼费由被上诉人承担。事实与理由:一、上诉人不是《轻集料混凝土空心砖供应合同》的相对方,不是本案适格主体,一审法院判决上诉人承担给付材料款责任,违反了合同相对性原则。二、张某某无权在被上诉人的对帐函上签字,被上诉人出具的对帐函不能证明上诉人欠被上诉人材料款334000元,张某某不是上诉人公司员工,也不是沈阳某公司的人员,对上诉人无约束力。三、一审程序不合法,一审法院开了三次庭,但在判决书中没有表述。一审法院引用的缺席审理条款有误,判决书对于诉讼参与人的表述前后矛盾,诉讼证据的认定也很含糊,认定事实不清,适用法律错误。

被上诉人东港某公司辩称:一审法院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请求驳回上诉人的上诉请求。沈阳某公司的股东是湖北某公司和詹某某,湖北某公司占的股份为51%,詹某某为49%,上诉人成立沈阳某公司后,违反法律规定抽逃资金,以一个没有经济能力的公司对外签订合同,本身就是欺诈。上诉人主张一审程序违法,第一次开庭的时候,石光恒代理沈阳某公司、上诉人、张某某开庭,上诉人明知这样的代理不合法,因此在这种情况下,进行了第二次开庭,第二次开庭的时候上诉人拒不出庭,违反诚实信用原则,拖延时间。上诉人以一个没有任何资金的公司对外签订合同,且这个公司根本不存在。在与张某某对帐的时候,我们去过上诉人公司的工棚找到了张某某,张某某拿出一个对帐本说帐是对的,詹某某去世后,其是办理善后事宜的人员,张某某并不是保安,沈阳某公司与上诉人签订的合同均是詹某某作为上诉人的法定代表人进行签订的,而且所有账务由沈阳某公司按照上诉人的指令将砖款打入被上诉人的指定帐户内,沈阳某公司不可能无缘无故往我公司打钱,一审为了审清本案,将三个原审被告列为被告,主体没有混淆。综上,请求驳回上诉人的恶意上诉请求,维持法律的正义。

原审被告沈阳某公司、沈阳某公司、张某某未出庭答辩。

东港某公司向一审法院诉称:被告沈阳某公司承建了案外人丹东某汽车有限责任公司新能源汽车产业基地项目,于2012年12月24日与被告湖北某公司签订了《安徽某钢结构有限公司建设工程承包协议》。2014年6月30日,被告沈阳某公司代被告湖北某公司与原告签订《轻集料混凝土空心砌砖块供应合同》,约定原告向该公司销售空心砖,上述砖块的实际购买人为被告湖北某公司。2016年3月14日,被告张某某作为涉案工地负责人就所欠原告的砖款334000元为原告出具对帐单。基于上述事实,原告现请求:一、被告沈阳某公司、湖北某公司及张某某共同给付原告欠款334000元,并自起诉之日起至给付之日止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贷款利率承担利息;二、被告沈阳某公司将涉案部分工程分包给被告湖北某公司,如其欠付工程款,要求被告沈阳某公司在欠付范围内对涉案欠款承担给付责任。另外,被告湖北某公司系沈阳某公司的股东之一,其存在抽逃资金的行为,如果法院认定涉案砖块的购买人为被告沈阳某公司,则被告湖北某公司也应对涉案欠款承担相应的给付责任。

原审被告沈阳某公司在一审辩称:我公司没有与原告形成买卖合同关系,不是涉案欠款的责任主体。原告本次要求我公司在欠付工程款范围内承担给付责任需满足两个条件,一是我公司违法分包;二是原告请求的是工程款。而本案的实际情况是,我公司不存在违法将工程分包给被告湖北某公司,且不欠该公司工程款,原告本次诉请的是买卖欠款,故其要求我公司承担责任没有法律依据。另外,我公司仅将涉案工程中部分土建工程分包给了被告湖北某公司,并约定其不得再次进行分包,即涉案工地的施工方仅为我公司与被告湖北某公司,湖北某公司的工地总负责人为詹某某,被告张某某也在该工地负责部分事务。

原审被告张某某在一审辩称:被告张某某于2014年开始受被告沈阳某公司的原法定代表人詹某某雇佣到涉案工地负责安全管理事宜,詹某某是工地上的负责人,但被告张某某不清楚自被告沈阳某公司处分包工程的主体是被告沈阳某公司还是被告湖北某公司。原告向涉案工地销售砖块属实,不清楚实际买受人是被告沈阳某公司还是被告湖北某公司,虽被告张某某在涉案对帐函上签字,但当时是应原告会计的要求,被告张某某认为无权为原告出具对帐函,且其不是涉案买卖合同的相对人,故不应就上述签字行为承担法律责任。

上诉人湖北某公司及原审被告沈阳某公司在一审未到庭,亦未答辩。

一审法院经审理查明:被告沈阳某公司于2011年登记成立,股东为自然人詹某某及本案被告湖北某公司,同时詹某某任该公司法定代表人。2016年2月,詹某某因病死亡。

2012年,被告沈阳某公司承建了丹东某汽车有限公司新能源汽车产业基地的建设项目。同年12月,该公司将上述工程中的部分土建工程分包给被告湖北某公司,双方就此签订了承包协议。被告湖北某公司承包上述工程后,由被告沈阳某公司的原法定代表人詹某某作为工程总负责人,同时被告张某某亦为现场负责人。2014年6月30日,原告与被告沈阳某公司签订《轻集料混凝土空心砌砖块供应合同》一份,约定被告沈阳某公司因承建涉案工程所需的空心砖、标准砖由原告负责提供,双方同时对单价等相关事宜作出约定。原告实际在上述合同签订之前已多次向涉案工地提供砖块。2016年3月16日,被告张某某就原告向涉案工地销售砖块后发生的未付价款334000元在对帐函上签字确认。该款至今未给付原告。

2013年至2014年期间,被告湖北某公司曾多次委托被告沈阳某公司就工地所发生的材料费及人工费等向各权利人付款,其中包括原告的供砖货款。

被告张某某本人在一审法院庭前向其所作的询问笔录中陈述,其是受被告沈阳某公司法定代表人詹某某口头委托作为涉案工地现场负责人,其不是被告沈阳某公司员工,据其了解,被告沈阳某公司只有詹某某一个人。

一审法院认为,原告销售的砖块系用于涉案工地施工所需,结合本案的现有证据及各方陈述,该工地的施工人仅为被告沈阳某公司及湖北某公司。虽然与原告签订砖块买卖合同的是被告沈阳某公司,但由于被告湖北某公司系沈阳某公司的股东之一,且是涉案工程的分包人,原告所售砖块亦是用于上述工地,再结合被告湖北某公司曾多次向被告沈阳某公司出具委托书,请求沈阳某公司代为向原告支付货款的事实,应认定实际与原告形成砖块买卖合同关系的相对方为被告湖北某公司。关于被告张某某是否有权就涉案欠款数额向原告签署对帐函一节,被告张某某本人曾在询问笔录中陈述,其身份是涉案工程的现场负责人,被告沈阳某公司对此亦予以认可,故应认定被告张某某为原告出具对帐函是代表施工方即被告湖北公司出具的。综上,应就涉案买卖欠款向原告承担给付义务的责任主体为被告湖北某公司,原告请求余下被告给付欠款无事实及法律依据,不予支持。

一审法院判决:一、被告湖北某建筑安装工程有限公司于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给付原告东港市某建筑材料有限公司欠款334000元;二、驳回原告东港市某建筑材料有限公司其他诉讼请求。如被告湖北某建筑安装工程有限公司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的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案件受理费6310元(原告已预交),由被告湖北某建筑安装工程有限公司承担,并于执行时将该款一并给付原告。

二审中,当事人没有提交新证据。

本院对一审查明的事实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买卖合同意指出卖人转移标的物所有权于买受人,买受人支付价款的合同。本案中,原审被告沈阳某公司承建了案外人丹东某汽车有限公司新能源汽车产业基地的建设项目后,将部分土建工程分包给上诉人湖北某公司施工。上诉人湖北某公司在案涉工程施工期间,被上诉人东港某公司与原审被告沈阳某公司签订了《轻集料混凝土空心砖块供应合同》,由被上诉人东港某公司向涉案工程提供空心砖及标准砖,故上诉人湖北某公司与被上诉人东港某公司的买卖合同关系依法存在。现上诉人湖北某公司未按约履行支付货款的义务,构成违约,一审据此判决由上诉人湖北某公司给付被上诉人东港某公司货款334000元并无不当,本院予以确认。

关于上诉人主张案涉《轻集料混凝土空心砖块供应合同》的订约方为被上诉人东港某公司及原审被告沈阳某公司,上诉人湖北某公司未从被上诉人东港某公司处购买案涉空心砖及标准砖,根据合同相对性原则,不应由上诉人湖北某公司承担付款义务的问题。上诉人湖北某公司为原审被告沈阳某公司的股东之一,上诉人湖北某公司曾委托原审被告沈阳某公司就案涉工程的购砖款向被上诉人方付款,原审被告张某某作为案涉工程的现场负责人为被上诉人东港某公司出具了对账函,且涉案空心砖及标准砖均用于上诉人湖北某公司所承揽的案涉工程,上述证据已经构成完整的证据链条,可以证明上诉人湖北某公司与被上诉人东港某公司的买卖合同关系存在。上诉人湖北某公司仅以其未在购砖合同中签字来否认买卖关系的存在没有事实及法律依据,亦有悖诚信原则,故对该上诉意见,本院不予支持。

综上所述,上诉人湖北某公司建筑安装有限公司的上诉请求不能成立,应予驳回;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应予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6310元,由上诉人湖北某公司建筑安装有限公司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 张 某

审判员 李 某

审判员 姜某某

二〇一七年十二月七日

书记员 赵某某

  • 石律师微信
  • 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石律师微信公众号
  • 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管理员
  • 本文由 发表于 2021.3.2022:04:19
  • 转载请务必保留本文链接:http://www.shilawyer.com/%e6%b9%96%e5%8c%97%e6%9f%90%e5%bb%ba%e7%ad%91%e5%ae%89%e8%a3%85%e5%b7%a5%e7%a8%8b%e6%9c%89%e9%99%90%e5%85%ac%e5%8f%b8%e4%b8%8e%e4%b8%9c%e6%b8%af%e5%b8%82%e6%9f%90%e5%bb%ba%e7%ad%91%e6%9d%90%e6%96%99.html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