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红叶纸业集团有限公司武汉分公司、周某劳动争议二审民事判决书

管理员
管理员
管理员
57
文章
0
评论
2021.3.2021:52:48 评论 14 次

湖北省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8)鄂01民终5310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金红叶纸业集团有限公司武汉分公司,住所地武汉市江汉区唐家墩路7、9、11号武汉菱角湖万达广场A栋A2单元9层1-3、5-8室。

负责人:于洋,财务总监。

委托诉讼代理人:张戈,上海建纬(武汉)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张文杰,该公司员工。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周某,男,1977年8月31日出生,汉族,住武汉市洪山区。

委托诉讼代理人:石光恒,北京盈科(武汉)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金红叶纸业集团有限公司武汉分公司(以下简称金红叶公司)因与被上诉人周某劳动争议一案,不服湖北省武汉市江汉区人民法院(2017)鄂0103民初7705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8年5月24日立案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了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金红叶公司上诉请求:撤销原判,发回重审或改判支持金红叶公司的诉讼请求。事实与理由:一、周某擅自超出公司审批同意的促销范围,参加客户中百集团武汉分公司(以下简称中百)促销活动,致使公司损失27万余元,周某作为主管经理应付全部责任。二、周某未按规定经公司同意,私自承诺支付客户武汉武商量贩连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武商量贩)合同外的促销费用,并以欺骗手段套取,造成公司7万元损失。

周某辩称,一审判决事实清楚,证据充分,请求维持一审判决。上诉人的上诉意见均不成立。

金红叶公司向一审法院起诉请求:1、请求撤销江汉区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江劳仲裁字(2017)第0367号仲裁裁决书,不承担支付78832.5元的义务;2、由周某承担本案的诉讼费用。

一审法院认定事实:周某于2014年12月16日入职金红叶公司,担任湖北省KA客户(KA客户指中百、武商等重点客户)销售等工作。2015年1月12日,双方签订一份书面劳动合同,约定合同有效期为3年,从2015年1月12日至2018年1月31日,合同中就劳动纪律约定周某应遵守金红叶公司依法指定的各项规章制度(包括但不限于《员工手册》,自觉维护金红叶公司的声誉与利益)。就劳动合同的解除和终止规定如果周某严重失职、营私舞弊、给金红叶公司造成巨大损失的,金红叶公司可以随时解除劳动合同。双方确认周某每月工资为23692.61元。2017年3月27日,金红叶公司向周某作出《解除劳动合同通知书》,载明认为周某担任湖北省KA经理期间,严重违反营销部所签订销售操作规定,给公司造成严重损失,其行为属于严重违反公司规章制度之行为,金红叶公司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三十九条第(二)项和《员工手册》第八章第四十二条第7款第(31)、(38)款之规定,对周某作出开除处理,该决定于2017年3月31日生效,自此双方劳动合同关系解除。2017年5月4日,周某向武汉市江汉区劳动争议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申请仲裁,该委于2017年7月10日作出江劳人仲裁字(2017)第0367号仲裁裁决书,裁决金红叶公司向周某支付经济赔偿金77332.50元(5155.50元×300%×2.5个月×200%)、2016年11月工资1500元,以上合计78831.50元。2017年5月金红叶公司向周某补发了2016年11月的工资1500元。

另查明,周某2014年12于16日入职时签署了《金红叶员工工作规范》,其中载明业务员本人在金红叶纸业集团有限公司任职期间,将严格遵守公司促销协议制度,即所有促销协议必须经区域通路经理签字确认及加盖公司公章或合同章或业务专用章,同时对外亦要求客户签字加盖章或合同章确认。若有发生自私承诺客户费用及低价销售,或其他违规操作,造成公司利益受到损失失的,本人将无条件承担一切法律责任并赔偿所有损失。同日周某还签署了《承诺书》,载明在公司从事业务工作期间,如需承诺给予或给予任何经销商与客户的有关返利、费用支持或其它优惠待遇必须依公司规定事先提报申请,并依照公司政策加盖公章,或经由公司正式授权的主管签字认可(必须签核到省办最高主管,如申请人为省办最高主管(含)以上人员,必须签核到其上一层主管,合约部分必须按照规定的流程申请并一律加盖公章)后方可实施。公司严禁业务人员/后勤人员在未预先向公司提报申请且经公司同意、核准的情况下,以口头承诺或书面签字等方式私自承诺经销商与客户任何返利、费用支持和其它优惠待遇。此外周某还签署了规章制度告知金红叶公司确认书,其中包括《员工手册》、《金叶营销类员工行为管理准则》、《违纪行为处理细则》,周某签字确认已收到上述规章制度并知晓其详细内容。《员工手册》中载明如果员工因为触犯下列条例之一者,公司有权按照国家相关法律规定予以开除处理:(29)向客户允诺交易条件而无事前签呈报批者;(31)严重违反营销部门所订销售操作规定者。

就金红叶公司所提周某存在未经金红叶公司同意,擅自参加中百“全场七折”活动,给金红叶公司造成了384634.5元重大损失一节。金红叶公司提交了公司KA促销活动申请单两份拟证明周某仅申请了23个品相的促销,以及《公证书》载明在2016年7月中百实施了全场七折活动。周某对申请单真实性没有异议,但提出金红叶公司没有提交全部的申请单,对《公证书》的真实性亦无异议,但认为中百的价格体系与金红叶公司的价格体系并不一致,公司是一直知情的。中百的促销行为是公开的,是周某整个部门员工一起向公司申请的,周某并未私自承诺。为此周某向法院提交了中百内购会专项报告,其中载明“我司于6月20日收到消息维达会在7月份在中百仓储开展内购会活动,鉴于维达在湖北的市场地位,为了能抢在维达前开展内购会活动,我处多次与中百仓储采购及部长沟通,于6月27日与中百仓储确认我司内购会活动档期时间为:7月8日-7月17日(在VD前面),活动单名待双方领导确认。6月29日我司领导确定活动方案,对方于30日下班前确认我司活动方案,7月1日才开始正式启动内购会方案(产品的生产及调拨、门店特殊位置确认,临促人员招聘等)。由于7月5-7日湖北大部分地区连续降暴雨,多地出现洪涝灾害,导致7月6日第一批次才到达孝感工厂,7月7日开始发货,部分发往武汉市内门店,但由于市内大暴雨导致延误一天发货,无法直发导门店和无法发往中百仓储物流。因活动是7月8日(周五)开始,开始当天全系统只有不到30家门店有活动套餐售卖,而中百仓储都已经对外发出促销宣传,中百仓储采购部长及高层领导对内购会活动到货情况极为不满,为避免消费者投诉,减少活动开档无产品可售带来的负面影响,中百仓储强行要求我司在8-10日开展全场7折活动,经过与KA大区经理沟通同意后,决定配合执行,且对方要求我司在三天内所有门店必须全部到货”。周列伟直属领导余金科(大区KA销售总经理)在上述材料上签字确认,并注明以上内容属实,并已于2016年10月向公司高层(叶林茂、吴刚、高波)做过书面报告。

就金红叶公司提出的周某故意提供不合规的费用凭证核销相关费用的一节,金红叶公司在庭审中认可两笔15.8万元的报销并不存在违规,但是在报销7万元使用的是2015年7月至2016年6月30日之间的服务协议作为附件。

就金红叶公司提出周某未经过金红叶公司审批同意,擅自与客户武商量贩签订补充协议,同意向其额外支付7万元的促销宣传服务费,且利用欺骗手段从金红叶公司处骗取该费用支付给客户一节。金红叶公司提交2016年1月31日有周列伟签名以及武商量贩盖章的《武汉武商量贩连锁有限公司合同附加协议》,其中约定2015年7月1日至2016年6月30日全年合同中增加附加协议:促销宣传服务费(包含年节费6个节+1个周年店庆+新店服务宣传费)七万元整。金红叶公司还提交2016年12月的其内部报呈核单,上面载明付款对象对武商量贩,内容为包括促销宣传服务费7万元,在报销呈核单上有大区KA销售总经理余金科核准签字。周某认为该促销费用的给付是经过领导同意和审批,自己只是履行职务行为,不构成擅自给付宣传服务费。

一审法院认为,在劳动争议纠纷案件中,因用人单位作出开除、除名、辞退、解除劳动合同、减少劳动报酬、计算劳动者工作年限等决定而发生劳动争议的,由用人单位负举证责任。首先就金红叶公司所称的周某擅自参加中百促销活动一节,虽然金红叶公司对周某提交的中百内购会专项报告并不认可,但报告内容上均有周某的主管大区KA经理余金科的签名,对上述内容法院予以确认。专项报告中对参加中百促销的情况作出了详细的说明,也载明因客观原因促销活动内容被更改,活动更改方案经过了KA大区经理沟通同意。此外大区KA经理余金科亦书面陈述于2016年10月将此事向公司高层进行了书面汇报,金红叶公司也认可在事后进行了汇报,上述内容可以证明并非周某本人私自承诺客户低价销售,故对金红叶公司该意见法院不予支持;其次对金红叶公司所称周列伟私自与客户武商量贩签订补充协议,同意向其额外支付7万元的促销宣传服务费一节,从报销凭证上可以看到金红叶公司大区KA销售总经理在报销审核上签字予以确认,暨周某的上一级主管已认可了该促销方案,金红叶公司认为该行为系周列伟的私自行为,没有事实依据,法院不予以支持。现金红叶公司没有足够证据证明周某存在《解除劳动合同通知书》上所载明的解除劳动关系理由,故金红叶公司解除劳动关系的行为属于违法解除劳动关系。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四十七条、第八十七条规定,用人单位违反本法规定解除或者终止劳动合同的,应当按照经济补偿标准的二倍向劳动者支付赔偿金。劳动者月工资高于用人单位所在直辖市、设区的市级人民政府公布的本地区上年度职工月平均工资三倍的,向其支付的标准按职工月平均工资三倍的数额支付。故金红叶公司应向周列伟支付解除劳动合同经济赔偿金77332.50元(5155.50元×300%×2.5个月×200%)。因双方确认在2017年5月金红叶公司已将所欠周列伟工资1500元予以补发,故对金红叶公司要求不再支付工资的诉讼请求法院予以支持。综上,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法》第四十四条、第五十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四十七条、第八十七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劳动争议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三条及《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百四十二条的规定,判决:一、金红叶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支付周列伟解除劳动合同经济赔偿金77332.50元;二、驳回金红叶公司其他诉讼请求。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减半收取案件受理费5元,由金红叶公司负担(已免)。

二审中,金红叶公司提交如下证据:一、余金科身份证复印件、协商解除劳动合同协议。证明余金科出具证明的时候他已经因劳动合同到期离职,余金科当时是华中大区经理,管湖北、湖南、江西加西北五省;二、余金科入职之后签订的承诺书、金红叶公司业务员工作规范、营销部规章制度告知员工确认书、员工培训签到表,证明余金科及周列伟连同所有的销售部门人员入职时都会经过员工培训,并签订这样四份书面文件,书面文件上明确载明了严禁业务人员承诺返利,余金科没有权利认可,周列伟所做的促销活动即使有余金科的签字认可也是违规的。经质证,周列伟认为证据一真实性无法确认,不能证明存在违纪行为,余金科是周列伟的直接领导,做促销活动时余金科是批准且知情的,如果周列伟违纪,那么余金科也是违纪的,但是协商解除劳动合同上,金红叶公司给了余金科违约金,即金红叶公司不认为余金科存在违纪行为;对证据二的真实性不予认可,与本案没有关联性,文件是2014年针对业务员的格式合同,和2016年余金科大区经理身份不匹配,承诺书对余金科无效。本院认为,证据一不影响余金科对其履行职务行为签字的效力,证据二内容不能证明周列伟存在违规行为,对上述证据不予采信。

二审查明,一审认定事实清楚,本院对一审查明的事实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金红叶公司称周某擅自参加中百促销活动,但周某提交的中百内购会专项报告对参加中百促销的情况作出了详细的说明,也载明因客观原因促销活动内容被更改,活动更改方案经过了KA大区经理沟通同意;周某并非私自承诺客户低价销售,而是履行了上报程序,故对金红叶公司该意见本院不予支持。金红叶公司认为周某承诺支付客户武商量贩合同外的促销费用,并以欺骗手段套取造成金红叶公司7万元损失,本院认为,金红叶公司大区KA销售总经理在相应的报销审核单上签字予以确认,周某的上一级主管已认可了该促销方案,金红叶公司认为该行为系周某的私自行为,没有事实依据。本案是因金红叶公司解除与周某劳动关系而发生的劳动争议,应由用人单位金红叶公司负举证责任。金红叶公司没有足够证据证明周某存在《解除劳动合同通知书》上所载明的解除劳动关系理由,故原审认定金红叶公司违法解除劳动关系,并无不当。

综上所述,金红叶公司的上诉请求不能成立,应予驳回。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的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10元,由金红叶公司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  徐子岑

审判员  赵文莉

审判员  刘鑫荣

二〇一八年七月十六日

书记员  杨雨竹

  • 石律师微信
  • 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石律师微信公众号
  • 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管理员
  • 本文由 发表于 2021.3.2021:52:48
  • 转载请务必保留本文链接:http://www.shilawyer.com/%e9%87%91%e7%ba%a2%e5%8f%b6%e7%ba%b8%e4%b8%9a%e9%9b%86%e5%9b%a2%e6%9c%89%e9%99%90%e5%85%ac%e5%8f%b8%e6%ad%a6%e6%b1%89%e5%88%86%e5%85%ac%e5%8f%b8%e3%80%81%e5%91%a8%e6%9f%90%e5%8a%b3%e5%8a%a8%e4%ba%89.html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