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问:广东省高院“意见”中对“社会保险诉讼时效”的规定,合法、合理、有效吗?

摘要

《劳动部关于〈劳动法〉若干条文的说明》“第十九条,劳动合同的必备条款中没有规定社会保险一项,原因在于:社会保险在全社会范围内依法执行,并不是订立合同的双方当事人所能协商解决的。”

《劳动部关于〈劳动法〉若干条文的说明》“第十九条,劳动合同的必备条款中没有规定社会保险一项,原因在于:社会保险在全社会范围内依法执行,并不是订立合同的双方当事人所能协商解决的。”

《社会保险费征缴暂行条例》(国务院令第259号)“第十二条,社会保险费不得减免。”“第十三条,缴费单位未按规定代扣代缴社会保险费的,由劳动保障行政部门或者税务机关责令限期缴纳;逾期仍不缴纳的,除补缴欠缴数额外,从欠缴之日起按日加收0.2%的滞纳金。”

以上说明:1、社会保险费是劳动合同的双方当事人都无权协商解决的问题;2、都必须依法执行;3、社会保险费不得减免;4、未按规定缴交的,都必须全部足额补交。

而《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劳动争议案件若干问题的指导意见》“第十一条,《劳动法》第八十二条规定的“劳动争议发生之日”应作如下理解:劳动者请求用人单位补缴社会保险费的,应当从劳动者知道用人单位没有为其缴纳社会保险费之日算起。”

这就给劳动者维权请求补缴社会保险费规定了时效,也就是说:劳动者未在规定的时效期内申请劳动仲裁,其社会保险的合法权益就不再受法律保护;单位欠缴的社会保险费均被减免。这里隐含的内容与行政法规相矛盾的有两点:其一,是将劳动者维权请求补缴社会保险费本无诉讼时效的事,规定了时效(因为行政法规规定了督查、追缴社会保险费是社保机构的法定义务)。其二,是将“不可减免”的社会保险费,变成了可减可免的事实。

从法定义务方面来讲,按《社会保险费征缴暂行条例》的规定,督查、追缴社会保险费是社保机构的法定义务,劳动者并无任何法定义务。而你上次的答复是:“依据广东省高院的意见,从劳动者知道或应当知道公司没有为员工购买社会保险的60天内,员工必须申请劳动仲裁,否则不予保护。”这里隐含的内容与行政法规相矛盾的也有两点:其三,是将行政法规规定的社会机构督查、追缴社会保险的法定义务,转嫁给了劳动者;其四,是将劳动者无权处理的社会保险问题,变成了有权处理的事实。

由此而导致的结果是:上述行政法规落实到劳动者身上,成了一句空话;给劳动者的社会保险保障,变成了一个美丽的谎言。

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现实中还存在这样的事实:企业与员工每3个月签订一次劳动合同(合同期限为3个月),只要有谁提补缴社会保险费,待3个月的合同期限一到,就依法解除劳动合同。如果劳动者在工作的2个月内提出补缴社会保险费的话,最多只能获得补缴2个月的社会保险费,带来的后果是失去了工作。如果劳动者超过2个月提出的话,就“过了诉讼时效,不予保护。”这样,劳动者的合法权益还能得到保障吗?上述行政法规落实到劳动者的身上,不就成了一句空话;给劳动者的保险保障不就变成一个美丽的谎言?这还谈得上什么国家强制性政策?又怎能谈得上在全社会范围内执行?

广东省高院“意见”中的这寥寥数个字,广大劳动者社会保险的合法权益就被“依法”剥夺了。这是对弱势群体的保护?还是对弱势群体的侵害?

《中华人民共和国立法法》“第七十九条,行政法规的效力,高于地方性法规、规章。”

请问:广东省高院“意见”中对“社会保险诉讼时效”的规定,合法、合理、有效吗?

律师意见:  我不同意你的提法,广东省高院“意见”是多劳动法仲裁时效在社会保险纠纷如何操作的解释,不是对“社会保险诉讼时效”的规定,其意见并未超越劳动法的规定,因此在司法实践中有知道意义,,至于是否合理,那是执法者的取向问题。

信息来源:中国劳动争议网http://www.btophr.com/s_con2005/30949.shtml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