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某与夏某离婚判决

湖北省武汉市江汉区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4)鄂江汉巡民初字第00424号

原告江某,男,1977年10月23日出生,汉族。

委托代理人石光恒、李卉,北京盈科(武汉)律师事务所律师。一般代理。

被告夏某,女,1984年3月23日出生,汉族。

委托代理人吴*,湖北*律师事务所律师。一般授权。

原告江某与被告夏某离婚纠纷一案,本院于2014年4月16日立案受理后,依法由代理审判员黄菊兰适用简易程序,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江某及其委托代理人石光恒、李卉,被告夏某及其委托代理人吴*均到庭参加了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江某诉称,原告江某与被告夏某为同事,于2009年2月恋爱并于同年8月27日登记结婚,2012年4月12日共同生育一女江某甲。因双方婚前缺乏了解,草率结婚,婚后未建立起夫妻感情,被告夏某不操持家务,刁蛮任性,骄横跋扈,多次为生活琐事与原告江某发生矛盾并吵架哭闹,且独揽经济权力,并有在网上过度消费的恶习。原告江某曾于2011年6月眼部患疾住院并手术治疗,被告夏某却只顾收取亲朋好友及同事送的红包,对原告江某不予照顾。被告夏某在生育女儿后与原告江某的父母发生矛盾纠纷,在哺乳期间带孩子回到娘家居住五个月不回家,剥夺原告江某父母享受天伦之乐的权利。2012年,被告夏某在与原告江某发生矛盾后纠集20余人到原告江某的父母家中闹事,后原告江某的父亲因过失致被告夏某轻伤,被告夏某不顾亲情要求原告江某的父亲赔偿40000元了事,被告夏某的这一行为彻底破坏了原、被告之间的感情。原、被告双方感情不合至今已分居一年多,女儿随原告江某生活,被告夏某对女儿不管不顾,并且未负担女儿的抚养费用。原告江某认为被告夏某的行为已经严重损害了夫妻感情,双方感情已经完全破裂,无和好可能,遂诉至本院,要求判决:1、原告江某与被告夏某离婚;2、婚生女江某甲由原告江某抚养,被告夏某每月支付抚养费1500元;3、依法分割夫妻共同财产;4、案件受理费由原、被告共同承担。

被告夏某同意离婚,也同意孩子由原告江某抚养,但辩称,原告江某起诉的理由有夸大的成分,被告夏某有购物的习惯,但是未达恶习的程度。原告江某诉称被告夏某虐待不是事实。哺乳期间被告夏某把孩子带回娘家是因为被告夏某患有产后抑郁症,且武汉也有此风俗习惯。被告夏某之所以同意孩子的抚养权归原告江某享有,是因为被告夏某没有自己的住房,只能与被告夏某的父母共同居住,但被告夏某的父亲患有重度肝炎,被告夏某不适合抚养孩子。请法院依法判决。

经审理查明,原告江某与被告夏某系同事,2009年2月开始恋爱,2010年8月27日登记结婚,婚后感情尚可,2012年4月12日共同生育一女江某甲,女儿江某甲出生后,原告江某、被告夏某及女儿到被告夏某的父母家居住。后原告江某与被告夏某因家庭经济支出问题发生矛盾纠纷,2012年10月9日,双方矛盾激化,原告江某独自搬离被告夏某父母家。2012年10月20日,被告夏某携女儿,与表姐、表姐夫及表妹一起到原告江某的父母家,争执过程中被告夏某一方与原告江某的父亲江某乙发生矛盾,江某乙用凳子误伤被告夏某,经鉴定,被告夏某的伤情为轻伤,2012年11月19日,被告夏某与江某乙经人民调解委员会调解,由江某乙向被告夏某赔偿40000元,被告夏某自愿放弃追究江某乙的法律责任。

另查明,自2012年10月9日原告江某搬离被告夏某父母家中起,原告江某与被告夏某开始分居至今,女儿江某甲自2012年10月20日起随原告江某及原告江某的父母共同生活。

又查明,原告江某与被告夏某结婚后,被告夏某的父母于2009年12月18日出资169800元购买了一辆速腾FV7146TATG轿车,后原告江某为早日使用车辆,加价5000元提前提取了车辆,原告江某还为该车辆花费6500元配置了导航、2000元加装了车灯,该轿车登记在被告夏某的名下,号牌为鄂A×××××。被告夏某认可原告江某为车辆增配导航及改灯的费用8500元,认为该8500元配置系夫妻共同财产,同意按照原值进行分割。

再查明,2012年10月9日原告江某与被告夏某分居时双方有夫妻共同存款150643.68元,其中在被告夏某的民生银行0517****1566的账户内有130643.68元,在被告夏某的信用卡账户内有20000元,该存款由被告夏某占有,截止2013年9月3日,该共同存款仅剩余140.6元。截止2014年5月13日,原告江某在其与被告夏某的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公积金收入为63391.49元,被告夏某的公积金收入为45719.98元。原告江某与被告夏某均为武汉市精神卫生中心的职工,原告江某自2013年4月至2014年3月年收入共计105895.4元,被告夏某自2013年4月至2014年3月年收入共计75663.22元。因原告江某系武汉市精神卫生中心正式编制员工,被告夏某系武汉市精神卫生中心合同制员工,武汉市精神卫生中心为被告夏某缴纳了社会保险,未为原告江某缴纳社会保险。

上述事实,有结婚证、户口登记簿、人民调解协议书、收条、具结书、机动车统一销售发票、注册登记机动车信息、银行流水、住房公积金明细、武汉市精神卫生中心收入明细及原、被告的陈述等证据予以证明,经庭审审核属实,本院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原、被告自由恋爱并结婚,婚后双方本应珍惜感情,互谅互让,但双方因家庭琐事发生矛盾,缺乏有效的沟通和交流,且双方均同意离婚,本院予以照准。

原告江某与被告夏某的婚生女江某甲自2012年10月20日后一直由原告江某及其父母照顾抚养,原、被告也均同意江某甲跟随原告江某共同生活,故江某甲跟随原告江某共同生活,被告夏某每月支付抚养费1300元。

原告江某与被告夏某自2012年10月9日分居后一直未共同生活,被告夏某在有正常工资收入的情况下无正当理由将夫妻共同存款150643.68元全部消费完毕,侵害了原告江某的合法权益,就该存款,由被告夏某向江某补偿75321.84元。原告江某及被告夏某在夫妻关系存续期间的住房公积金收入均系夫妻共同财产,应当予以分割。其中原告江某及被告夏某各自有63391.49元与45719.98元,就平均分割的差额部分由原告江某补偿被告夏某8836元。对于原告江某要求分割被告夏某的社保收入的请求,武汉市精神卫生中心给被告夏某缴纳了社会保险,而未给原告江某缴纳社会保险,原告江某依法可以享受国家规定的退休待遇,若仅分割被告夏某的社会保险收入明显对被告夏某不公,故对原告江某的该项要求,本院不予支持。

鄂A×××××轿车虽在原、被告婚姻关系存续期间购买,但该轿车为被告夏某的父母出资购买且登记在被告夏某名下,视为被告夏某父母对被告夏某一人的赠与,为被告夏某的个人财产。原告江某为提前使用车辆另行支付的5000元未增加车辆价值,该出资在提前取得车辆时价值就已经全部实现,对该5000元出资,本院不予分割,另原告江某在夫妻关系存续期间为该车辆增加导航及改灯支出共计8500元,为夫妻共同财产,被告夏某补偿原告江某4250元。

综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第三十二条第一款、第二款、第三十六条第三款、第三十九条及《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四十二条的规定,判决如下:

一、准予原告江某与被告夏某离婚;

二、原告江某与被告夏某婚生女江某甲跟随原告江某共同生活,被告夏某自2014年7月始每月支付抚养费1300元直至江某甲独立生活时止;

三、被告夏某就其个人消耗的150643.68元夫妻共同存款补偿原告江某75321.84元;

四、原告江某住房公积金收入63391.49元、被告夏某住房公积金余额45719.98元,二人各分得54555元,原告江某就差额部分补偿被告夏某8836元;

五、鄂A8LU23轿车归被告夏某所有,对该车辆8500元的加装投资由被告夏某补偿原告江某4250元;

六、驳回原告江某其他诉讼请求;

上述欠款相互折抵后,负有金钱给付义务的当事人在本判决书生效二十日内向另一方当事人履行支付义务。如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义务,则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减半收取的案件受理费100元、邮寄费46元,共计146元,由原告江某负担(已付)。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湖北省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

代理审判员  黄菊兰

 

二〇一四年六月三十日

书 记 员  叶 俊

速 录 员  杨 靓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